地图搜店 | 3G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学生救人身亡落水女童之母:不说实话死不安生
[ 编辑:admin | 时间:2015-03-09 08:52:54 | 浏览:109次 | 来源:新京报 | 作者: ]
2015-03-09 02:25:25 

<p>3月3日,在孟瑞鹏遗体告别仪式上,卢小利带着两个女儿长跪不起,赔礼道歉。<div style=

" />

3月3日,在孟瑞鹏遗体告别仪式上,卢小利带着两个女儿长跪不起,赔礼道歉。

为救落水女童身亡的大学生孟瑞鹏。
为救落水女童身亡的大学生孟瑞鹏。

3月6日,卢小利把头探出家门,确定胡同里没人才走出来。她眼睛哭得红肿,“说了谎,感觉自己是罪人,抬不起头。”她说。

2月26日下午,卢小利的两个女儿坠入一人工湖,24岁的大学生孟瑞鹏跳入湖中救人,不幸溺亡。

但在警方调查时,卢小利谎称孟瑞鹏是和她女儿们一起落水的。这引起了孟家人和舆论的谴责。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她不了解法律,以为“要赔钱偿命”,非常害怕,所以说了谎。

3天后,在良心的煎熬中,卢小利说出实情,并在3月3日孟瑞鹏遗体告别仪式上下跪道歉。

孟瑞鹏的父亲孟现杰说没想到卢小利会下跪,“行这么大的礼,我基本原谅她了。”

事发地的西赵楼村村书记卢午申说计划在湖边为孟瑞鹏塑一尊雕像。孟瑞鹏生前就读的华北水利水电大学也开始筹备为他设立个人展览室,并计划拍摄纪录片宣传他的事迹。

“他的精神值得感激”

2月26日下午约2点半,清丰县西赵楼村人工湖,村民张龙听到呼救跑来,看到两个小女孩在靠近亭子的湖边,上身在水面上,伸着手挣扎,她们身后水中还有个年轻人,“头在水面一沉一浮”。

呼救的是卢小利,那个年轻人是探望女友路过此处的大学生孟瑞鹏。

张龙和另一位村民卢延章把两个女孩救上岸,但他们手中的棍子太短,够不到孟瑞鹏。很快“孟瑞鹏脸朝上漂上来,随后沉入水底。”

新京报:事发时,孟瑞鹏是如何出现的?

卢小利:两个女儿顺着塌掉的栏杆掉进湖里后,我就一直喊救命,满眼泪水,啥也看不清,没看到孟瑞鹏从哪个方向过来,怎么跳下去的。恍惚看到他脱了外套,嘀咕着,“这么坚固的护栏,咋支撑不住小孩呢”。他跳下去后,也在水里面扑腾,我才意识到他不会水。

新京报:两个小女孩是怎么被救上来的?

卢小利:两个妮儿在水里扑腾,幸亏穿着羽绒服,没沉底。我趴在亭子的平台边上拽着小妮儿,但拉不上来,有个戴眼镜的跑来,搭手把小妮儿拉了上来,后来才知道他叫张龙。随后卢延章拿着棍子来了,大妮儿拽着棍子,被拖上来。棍子短,够不着孟瑞鹏,他们又找人、找绳子去救,没救上来。

新京报:听说孟的家人和你发生了冲突?

卢小利:我当时吓傻了,村民让我去给孩子换衣服。大概20分钟后,我回来时,孟瑞鹏的尸体捞上来了。他的女朋友一家人都骂我,他们说,孟瑞鹏救我的孩子,我为啥不找人救他,还躲起来。我很害怕,啥也不敢说,后来派出所的民警过来拉架,把我和卢延章带到派出所做笔录。

新京报:有人说,孩子不是孟救上来的,所以你不用有那么大精神负担?

卢小利:两个孩子是卢延章和张龙救上来的不假,可是孟瑞鹏毕竟是为了救我孩子跳下去的,他都不会水,还是敢跳下去,他的这种精神,这种行为,就值得我和孩子感激。

“感觉自己是个罪人”

事情在当晚发生逆转,在派出所接受警方调查时,卢小利否认孟瑞鹏救人,称孟是和她女儿们一起不慎落水的。

孟瑞鹏究竟是不慎落水还是见义勇为?卢小利是唯一的证人。除了她,没人看到孟瑞鹏是如何入水的。村民和警方都只是推测孟瑞鹏是因为救人遇难的。

从谎言开始到结束的82个小时里,卢小利说她遭遇了“人生最煎熬的三天”。

新京报:26日晚上到派出所,你为何对警察否认孟救人的事实?

卢小利:我也不了解法律,是不是要给人赔钱偿命,怕(孟家人)把尸体抬到我娘家去要赔命、赔钱。到派出所,我大脑一片空白,就说了瞎话,当时两腿发软站不住,说话都抖了。我是一时糊涂。

新京报:有没有想到这样会伤害孟家人的感情?

卢小利:当时心里就很不安,可又怕得不行,后来几天一直愧疚,对不起人家。

新京报:不担心有目击者站出来揭穿吗?

卢小利:害怕,后来几天根本睡不着。夜里,两个孩子也半睡半醒,喊“妈妈救我”。我眼前晃着她们落水的场景,一宿闭不上眼,就盯着窗户,风一吹窗框就害怕,没等到天亮就起来了。

新京报:揣着谎言,是什么感受?

卢小利:压抑,心慌,说的谎还前后都不一致,编不到一条线上去。白天晚上都睡不着,感觉自己是个罪人,天都快塌下来了。

新京报:你们村书记劝你要实话实说,你怎么想的?

卢小利:那些天压力很大,村里有人去我家,可我啥也说不出来,就是哭,整个人都是恍惚的,快崩溃了,好几次想到死。2月28日晚上,村书记打给我时,我就已经动摇了,想和他说实话,可还是担心。

新京报:到底顾虑什么?

卢小利:人家就那么一个儿子,死了,我怎么弥补人家呢?我爷爷奶奶都80多了,我婆婆有心脏病,公公腰和腿也不好,全家就三亩地,老公常年在外面打工,要钱的话,我们真负担不起。

“不说实话,死了也不安生”

3月1日晚上,卢小利向西赵楼村村干部和派出所说出实情,承认错误。该村村干部介绍,根据卢小利交代的情况,3月2日凌晨,濮阳警方做出结论,孟瑞鹏溺亡前有救人行为。

新京报:说实话前有没有顾虑,村里人会从此对你改变看法?

卢小利:这儿毕竟是农村,大家都低头不见抬头见,太害怕别人对我指指点点了。孩子这么小,也怕人家报复诅咒。在这里,只要一件事做错了,再做什么事,人家也不会相信你了。这些,我都能想得到。

新京报:那为什么最后还是决定说实话?

卢小利:昧着良心,诬陷了人家一辈子,就得自己一辈子活在阴影中,就算死了也不安生。所以还是说实话,希望获得孟瑞鹏家人和村里人的谅解。

新京报:说实话后是什么感受?

卢小利:心里舒服多了,没那么堵得慌。但还是没法面对村里人,不敢出门。

新京报:这件事对你生活有什么影响?

卢小利:很大的打击。不管是在娘家的村儿,还是在我自家的村儿,感觉一走一过,人们都指指点点。抬不起头来。

新京报:据报道,你也让孩子撒谎了?现在怎么和孩子解释?

卢小利:我已经向孩子们道歉了,告诉她们妈妈错了,我要让她们做诚实、敢于担当的孩子,不要犯妈妈的错误。

新京报:以后会和两个女儿提起孟瑞鹏吗?

卢小利:人家跳下水是为了救我两个女儿,绝不能忘了人家。也希望她俩将来能和孟瑞鹏一样勇敢。

“不知怎么表达歉意,就下跪吧”

3月3日,上千人来到举行孟瑞鹏遗体告别仪式的孟焦夫小学操场,悼念这个年轻人。

卢小利和孩子坐着车出现时,被人群团团围住。

人群中不断有人喊,“看看这个女人长什么样”“问问她,为什么说谎”。

一位村民说,“大家恨不得去唾她一口、捶她一顿。”

卢小利带着女儿在孟瑞鹏的灵前跪下。孟父说:“最初只是希望她在儿子灵堂前给个说法,她下跪我很意外”。

孟父一家,收到政府、学校等多方的慰问金、捐款近30万。

新京报:孟瑞鹏遗体告别那天,你到仪式快结束才去,很多人觉得你没诚意,为什么那么晚去?

卢小利:我其实早上九点就过去了,村书记开车带我和两个孩子去的。村干部说,现场有一千多人,都很激动。其实我都做好准备了,即便他们踢我打我,我都忍着,不还手,也没怨言,我毕竟是来给人赔礼道歉的。可是村干部怕场面失控出事,说再等等,一直等了4个多小时。

新京报:为什么选择下跪这种方式?

卢小利:请求他们的原谅,我此前还没给别人下过跪。在农村,只有家里人老了(去世)才下跪,或者过年时给长辈下跪。我也不知道怎么表示自己的歉意,想着就下跪吧。我是真意识到自己错了。

新京报:孟瑞鹏家属拒绝了你的一万钱,你接下来还会做什么吗?

卢小利:等他们情绪稳定,我带两个女儿去给他们做干女儿。孟瑞鹏的父母老了,好有个照应。如果他们不接受,我想让村支书出面帮忙说和。

新京报:事情过去10天了,现在你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卢小利:希望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让社会各界人士知道,我已经知错认错了,也在尽力弥补孟瑞鹏的家人。

本文来源:新京报 作者:范春旭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叔侄潜伏珠宝店屋顶盗窃叔叔失足.. [下一篇]新西兰中国签证发放1000个面向的..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